当前位置:秒速赛车 > 尼基·劳达 >

再见吧尼基·劳达

  

再见吧尼基·劳达

再见吧尼基·劳达

  劳达家族在维也纳极有声望,产业无数。家族原本希望他子承父业保平安,谁知先帝艰辛创业而太孙嫌弃太过安乐不想干。 引荐舒马赫跳去法拉利,搞定汉密尔顿去奔驰,成就了当代F1最伟大的两名车手……成为梅赛德斯车队非执行主席(还是占了百分之十股份的那种)。 于是,他没被当年大部分赛车手的最终命运所套路,而是活成了当代围场里最传奇的长者—— 3年后再度复出,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搞了一场南非大罢工。逼着FIA修改超级驾照里,关于“车手必须专职服务于当前车队”的新规定。 但在真实世界中,这三位敢死队员最终都获得了大团圆的结局,除了别斯帕罗夫于2005年去世。巴拉诺夫和阿纳年科至今还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。去年4月26日,还接受了乌克兰总统颁发的奖章。 1984年拿下了自己的第三个F1冠军,顺便为迈凯轮开启了王朝模式,还出过5本技术参考专业书籍。 尼基·劳达之所以够得上“传说级别”,是因为他的传奇故事,其实远不止1976年的那场浴火再生。 他勤奋自律,虽然曾为自己的事业和整个家族对簿公堂,却毫无保留地继承了家族的一贯严谨作风。经常通宵陪技师研究调试车辆,早上五点必须抵达现场熟悉赛道,获得比赛后立马回家陪老婆逗狗看花园修车。拿完一个冠军立马着手准备下一个冠军,他喜欢安逸的生活但又恐惧安逸一生。 毕竟所有赛车手都会骗自己说,死亡这事只会发生在别人身上,那也是你当初找到坐进赛场的勇气所在。比恐惧本身更强大的,是取胜的欲望。 他爱车如命,无论什么车。为了让自己的车更干净更完美,他愿意把自己赢来的奖杯送给维修厂。第一任老婆Marlene甚至形容过尼基·劳达的驾车风格:“slow, safe and always with a seat belt”。 这个被烈火烧了整整十多分钟,融掉半边面孔的F1传奇赛车手,于昨天在家人的陪伴中安然离世,享年70岁。 当然,还有人说他对雨天赛车产生了恐惧心理,那样的天气让他想到了纽伯格林的那场事故——相同的天气让他浑身难受。 比如HBO迷你剧《切尔诺贝利》第二集最后那三个勇士:巴拉诺夫、别斯帕罗夫和阿纳年科。灯熄灭的那一瞬间,所有人都认为这是有去无回生离死别。 在他离开法拉利站上赛道时,许多人甚至可以透过纱布,看到他血肉模糊的头皮。 和1994年,赛纳撞车身亡那天说的“我不想开了,我想去钓鱼”,何其神似。 同年西班牙大奖赛,他献上了自己的“投名状”——自己赛车生涯中的第一座奖杯,也是继1972年以来,法拉利车队的第一座F1冠军奖杯。 BBC的一部纪录片里,尼基·劳达曾叙述过遭遇事故的那天早些时候,遇到的一件诡异事: 据说因为其视力并没有恢复,雨天视线基本靠猜。日本大奖赛那几天暴雨如注,而劳达一般只打有准备之仗。一旦预估危险性超出20%,就不比了。 这次,他开始靠人脉——在STP March车队认识的好基友克雷·雷加佐尼。 想想也是,人家可是如今公认的线年,雷加佐尼重回法拉利。他和领队蒙特泽莫罗(就是2014年退休的前法拉利公司主席)谈了一把。大致就是,我在STP March车队有一好兄弟,技术过硬人特仗义巴拉巴拉巴拉的,本事比我还牛叉!现在我准备带他一起来,大哥你看着办。 贷款没多久,有勇有谋的劳达就在Formula Vee和F3呆腻了……在没有任何F2车队主动邀请看好的情况下,二次借贷,买下STP March车队的正式车手席位——但尼基·劳达实在优秀得过分,短短3年就靠实力成为了车队的F1赛车手,并且很快在F1崭露头角。 在尼基·劳达被大火烧了整整10分钟,半张脸直接融化,右耳几乎完全丧失,牧师已经为他执行了临终祈祷仪式,法拉利也签下另外一个赛车手……之后的第42天(两场大奖赛之后),他和他的红色法拉利,再次出现在意大利站的赛场上,在伤口绷带黏成一体无法撕下的情况下,拿下第四。 19岁时,尼基·劳达和家族分割之后,借贷买了一辆小Mini,正式进军低级别房车赛事。认识了长得像雷神的詹姆斯·亨特(大误),据说两人还曾在伦敦同租过一间公寓。 原来,在得知采访地点好巧不巧地是在纽伯格林时,尼基·劳达就已掐指算出美帝国主义媒体的超级阴谋。他赶在记者套路他之前,先在他无比熟悉的出事地,丢下了一块小饼干。 1979年首度退役之后,先后创办了两家航空公司,分别名叫“劳达”和“尼基”,有事没事的还自己亲身担任机长驾驶客机,两家公司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。 “事故发生时,我什么也不记得了。唯一记得的,是一个酷似神父的男人搭着我的肩膀在碎碎念着什么。我想我可不能死,于是对着他大吼‘给我滚’!” 没多久,亨特退役当了播音员,45岁那年死于心脏病,死时一贫如洗,唯一的座驾是一辆漏气的自行车。去世前一天,他刚刚向一个名叫Helen Dyson的迷人餐厅服务生求婚成功。 于是,就有了1976年第十站德国纽伯格林那段堪称F1传说级事故的……后续。 最后,詹姆斯·亨特逆转登顶积分榜首,获得世界冠军,也是他一生唯一的F1世界冠军。 他长相古怪,有一对比Queen乐队主唱牙叔还夸张的门牙,就此获得了一个极为形象的绰号“老鼠”。也难怪《极速风流》里,亨特曾如此讥笑他。后者直接开怼:“老鼠不好看但是智商高啊!” 谁知走着走着,劳达突然指着地上某块不明物体说:“你看,我的耳朵还在那里!” 被派往采访的美女记者早预先设下埋伏——有意无意地将劳达领向火灾发生的那个转角,妄图第一时间勾出老人家仅剩不多的多巴胺和泪水。 少年亨特甚至曾拿这间公寓招待过他的女票们——当然,每次他都会怂恿室友出去吹吹伦敦的风。尼基·劳达在发迹之后,曾经不止一次吐槽室友当时的超级特长就是“左拥右抱”。 “在出发前往纽伯格林去比赛之前,有位车迷要我在签名下面写上日期。我问他为什么。他说因为这可能是我的最后一场比赛了……” 日本站之后,尼基·劳达不可避免地与法拉利车队产生嫌隙。后者认为他太自说自话,辜负车队全体人员夜以继日的工作成果——双方关系就此逐渐恶化开来。 雷加佐尼从没有看轻这个靠钱上位的年轻车手,相反,他认为劳达的实力深不可测。不然,怎敢借贷买F1车手名额!?还不止一次?! 可惜,STP March车队实很太弱鸡,成为了他前进的绊脚石。24岁时,他第三次借贷,买下了STP March车队的F1车手席位,高温燃烧梦想 China GT第五回合决赛再!和瑞士车手克雷·雷加佐尼成为了同僚。 尽管如此,他还是在次年无比敬业地帮助法拉利捧回了冠军奖杯,也是他职业生涯的第二座F1总冠军奖杯。 2013年,64岁的劳达接受了一家美国电视台的专访。好巧不巧的,采访地点恰被约在了纽伯格林。 没多久,他发现这个年轻人除了敢空手套白狼,还有着比驾驶能力更出众的赛车调教力和精准判断力——简直就是金手指啊! 之后的收官战日本富士赛道。在胜算极大的情况下,尼基·劳达跑了2圈就把赛车开回了P房,毫无预兆的退赛了。 1975年,他为法拉利拿下了总冠军奖杯。蒙特泽莫罗和恩佐·法拉利乐得两巴掌拍不到一块儿了。 这种事要放现在,妥妥的双微流量前三——“富三代靠借款占用F3/F2/F1名额,意欲何为?!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标题:再见吧尼基·劳达   

发表评论
看不清?点击更换

注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